_DSC0107.jpg

這是一張昨天,我在 Vancouver Granville Island 拍的照片。
如果論構圖來說,這張,開始有一點點我想要模仿的構圖出現,但是,景色,光影,等等都太過雜亂,讓這張照片變得雜亂,失去了能夠吸引人的重點。而且,我相信,我的前輩也一定會問「你想要說什麼?」因為這張照片,沒有什麼故事的存在。

但,我也深信攝影前輩跟我說的,「攝影能夠反映出你的心境」。

是的,從這張照片中,我看到了,我急於想要表現出些什麼,也急著想要做出些什麼,甚至仿效一些我所想要學習的攝影作品。雖然,開始抓到一些些對的方向,但是,畢竟還沒能全盤掌握。看得到點,卻還沒把點跟點連結起來,進而讓線與線圍成一個面。

或許,我真的太急了,但是,我不得不急。年紀,已經不容許我在有多餘的浪費生命; 時間,也不准許我在做無謂的浪費。同年們,無不成家立業,有的連小孩都有了,正執事業起飛之際,而我,卻還在這裡蹉跎。

心裡有一絲絲的後悔,但是,我又如何有時間去「後悔」?我只能不斷的思考著,接下來我該如何,該怎麼走。我的目標又是什麼?好多話想說,但是,不知道該怎麼說,該向誰說。孤獨,莫過於這般吧。這時候,才深深覺得,好想念「法蘭」,因為也只有她,我才能把心裡的話毫無顧忌的說出來。


這段,算是回覆「祥哥」在部落格上的回話吧。。。

離開台灣一兩個星期了,離開了「政治娛樂新聞」的荼毒,離開了「井蛙處處,小白當道」的環境。突然之間,我才領會到,生命,不是只有那些事情而已。當我們正在那而跟別人因為理念不同,爭論得面紅耳赤之時,世界不會因此停止運轉,反而快速的悄悄的飛逝而去。

那,我們到底在「爭」什麼!?爭個面子?爭個是非對錯!?面子得到又如何,贏了是非又如何。

是「公眾平台」又如何?是「私眾平台」又如何!?
世界有多大,網路就多大!井蛙之所以井蛙,也不是一天造成的。要去告訴「井蛙」殘酷的事實,不如讓「井蛙」快樂的活在「井」裡面吧!我開始可以了解,為什麼「高人」不隨便說話。不是不說,而是不想說。就算說了又如何?智慧水準不等同,說再多,浪費時間罷了。不過,也或許,我就是那「井蛙」。

這一趟出來走走,換個環境,心境也跟著被環境給影響了。或許,出來走走,出來看看,正是我需要的。說真的,就算今天被人唾棄,被人辱罵,那也只是當下。只要堅持自己的信念,走自己的路,我想,有一天,還可以驕傲的說「這是我走出來的路啊!」。批評,不過就是成長的一部份罷了,學會接受批評,學會了解為什麼被批評,這不都是成長的要素。了解這些是一回事,實踐這些又是一回事。但,至少,我正在學習著了解,學習著實踐。人生嘛,不過就是經歷學習嗎!?

去批評,去怨恨,去發火,不過就是浪費了自己的生命,損害了自己的健康。我,還是學的修身養性。這幾天,看了「滿清末代王朝」,也讓我有了一些省思,我想,我會來去翻翻「李鴻章傳」。

回到那個主題,什麼平台並不重要,因為,最終這個平台的好壞也不是幾個人說說就算了。而平台該怎麼去經營,怎麼去管理,也沒我們的名份,畢竟,我們不過就是裡面幾個比較愛說話,愛管閒事的人罷了。說多了,被人嫌,說少了,也不差我們這幾句話。但是,說錯了,卻很有可能毀了這樣的平台。那可不是我們擔當的起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