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法蘭的舅舅,印象最深刻的大概就是頭一次跟他見面吧~

那天,我跟法蘭南下到高雄,我回高雄老家,他住高雄舅舅家。送她到舅舅家的時候,免不了得登門去拜訪一下。人家說,要娶老婆,得要過舅公那關,可見舅舅的威嚴有多偉大!

法蘭舅舅給我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他那帶沙啞的嗓門,遠遠的就能聽到舅舅「講古」的聲音。當晚,法蘭舅就帶著家人還有我跟法蘭到六合夜市去吃晚餐(唉,都我這個貪吃鬼,一直念著六合夜市,所以舅舅就說帶我去吃夜市)。就這麼的晃到了六合夜市,走沒多久,就坐在「度小月」攤子旁了。我說真的,從來沒有看過五六個人而已,叫滿了一桌的「度小月」。不是開玩笑的,那個份量,真的吃一攤就飽了!什麼肝連啦,切粉肝啦,香腸啦,滷味啦,總之,「度小月」在六合夜市有賣的菜,大概統統上來了。法蘭舅舅的豪氣,還真不是普通的恐怖!雖然滿桌的美味,我可吃得戰戰兢兢的,畢竟一起吃飯的對象可是「法蘭的舅舅」啊!

而我這個白目,加腦袋裝的只有 3C 的 Geek 說真的也不是什麼會說話的貨色,要是個不小心說錯話,得罪了「舅舅大人」那我看,我就準備夾著尾巴準備跟法蘭說「Goodbye my love, 我的愛人~」(請參見 楊宗偉 – Goodbye my love)好不容易吃完了這餐「鴻門宴」,或許,我的表現還可以吧。。。

這幾年來,真正遇到舅舅的時間不多,他是個大忙人,只有逢年過節的時候,才會偶而有機會遇見他。

直到前一陣子,法蘭的舅舅突然的生病了。。。
我也跟著法蘭去醫院看舅舅幾次,看著舅舅的消瘦,總是心情很複雜。。。每一次,都要強忍著難過,告訴法蘭,「沒問題的啦!舅舅這麼堅強,一定沒問題的啦!」

今年過年時,我跟法蘭做了個瘋狂的環台 72 小時之旅,其中一站就是去醫院看法蘭舅舅。當時,舅舅很興奮的說著,當他的病好了之後,他要出書,把他對抗病魔的這些過程記錄下來!舅舅,還不斷的說著,他還有好多的事情要做。。。當我們準備要離開時,轉身走到了病房門口,舅舅還用著沙啞而宏亮的聲音從病房內跟我說「Thank you!」,那聲謝謝永遠的記憶在我的腦海裡。。。

剛剛接到了法蘭的電話,電話那一頭,傳來了一絲絲低泣。。。「舅舅病危了。。。不是今天就是明天。。。」

腦海裡不斷的浮現著第一次看到舅舅時的那個情景,那滿滿一桌的度小月。。。
耳朵裡,還隱隱約約聽到舅舅在那講著他的大道理。。。
我完全的腦袋空白,也不知道該怎麼去安慰法蘭,只是一直的問「你跟你媽媽都還好嘛? Are you ok!?」

其他的,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說,或者該說些什麼。。。
心情只是複雜中帶了點平靜。。。 但是,眼眶不知道怎麼的濕了一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