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西摩參加麻豆知旅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想要尋根。

為什麼呢?

記得,剛去到加拿大的時候,人家一定會問你 Where are you from?」。我還記得,我當時都會不加思索的回答 I’m From Taiwan!」。可是,當人家問你「Are you Chinese?」。當時無知的我,就會完全不用思考的回答,「I am Chinese。」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我給人家的回答變成了,「I am Taiwanese。」 這不是有什麼犯政治思考。只是,我不想要讓外國人以為我就是大陸人。並不是我否定對岸的人民,又或是我是什麼台獨份子。只是,我想要讓外國人知道,我是從 大陸旁邊的那個小島上來的島民,而不是中國大陸。雖然我們都是黑頭髮,黃皮膚的人種,但是,還是有的人文,地理上的差異性,民族差異性,那就更不用去多說 了。

不過,這幾年來,我開始思考一個問題,如果,我說自己是台灣人,那我有了解台灣多少了?口口聲聲說的自己愛台灣,可是,如果有人問我台灣的特點是什麼?台 灣跟大陸又有什麼不同?我大概只能膚淺的用咕狗大師隨便找都能比我說的還要具體的鳥答案來敷衍別人。這根本是在欺騙自己,虎爛別人嘛!我開始很嚴重的思考 著,到底,台灣有著什麼樣特質,到底是什麼造就了今天的台灣。

我想,我找到了其中一個答案!台灣除了那一堆亂國紀當中的政客們口中的「有主權獨立的國家」這種抽象,又自欺欺人的答案以外,我想,我現在有了更好的答案。台灣,是一個擁有自己文化的國家。

在麻豆的真理大學裡,有著一位奇杷!一位不畏強權,捍衛自己信念的歐吉桑 張良澤先生。

pastedGraphic

為什麼說他是奇杷?
這樣說吧,這是一位老頑童。跟我以為的那種館長,老摳摳的八股老芋頭。說起話來要很八股,一板一眼不苟言笑的「死老猴」(台語)那種小時候刻板印象中,令 阿西摩非常度爛的小學訓導主任(別懷疑,阿西摩小時候是個壞小孩!)反正就是那種,滿口子官腔,倚老賣老,超愛碎碎念的老芋頭相形之下,張良澤館長,可算 是完全的異類!

在二十多坪的館長辦公室內,張館長開始講古了!先是說起當年他在 二二八之後,「逃難」到日本去後,沒多久被列入黑名單,就這樣在日本住了 35 年!經過因緣際會下,被「詹老爺」請回來台灣擔任館長。怎麼的「歐梭梭」的跟詹老爺見面等等的故事一一道來。甚至,很猛的說他是如何的先斬後奏「LP 夾著」把教室牆壁給撞掉了,然後把教室改成台灣文學展示間,等等故事。當中,不乏一堆「賽拎娘勒~」,「林北」等字眼。你要說他粗俗,我就要反駁你是你裝 高尚。張館長的草根性十足,完全沒有那種令人討厭的架子,而是從他談話講古當中,你完完全全感受到他的執著,他的真念!他有著太多太多的故事,如果真的要 寫,恐怕要出書會比較快。而當天,阿西摩實在是一邊聽故事,一邊拍照,完全的在震撼當中,很多細節根本就沒有記清楚。所以,阿西摩想要找個時間去專訪這一 為尊者,我想要將他的事蹟好好的錄起來,作成 podcast 來分享。

pastedGraphic

參觀著台灣文學展覽室的同時,我才赫然發現,原來,我所想要尋找的台灣,就在這裡。

如果,下次有外國人問我,「Where are you from?」我想,我會告訴他,我來自一個在中國大陸外海的一個小島上。在這片被稱為 Formosa 的土地上,我們有著中國五千年來歷史為基礎,以台灣人民經驗為主軸的台灣文化。我,來自於一個擁有自我獨特性文化的台灣!

同團隊友 – Joe 寫的兩篇,絕對比阿西摩寫的還有更高的可讀性文章。

【麻豆密碼】大感動!一場與台灣文學史的美麗邂逅()
【麻豆密碼】大感動!一場與台灣文學史的美麗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