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如是,兄弟如此!

2006年的六月底,因為吳哥窟圓夢之旅而認識了工頭, 凱洛, 那那, 比嘉先生,Theresa, 跟 Steven。或許是緣份,也或許有時候就是很單純的因為興趣喜好相同,一些人就是會聚在一起。

短短了五天四夜的旅程,由如一場夢一般的一抹而過。

回到台灣之後,大家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崗位,各自的忙碌起來。 只是,吳哥之旅實在太奇妙了~ 這個友緣把我們一票人又聚在和幸小酌~
_DSC3213.jpg

這已經是兩年前的事情了~

兩年間,
好多的事情過去了~ 我離開了台灣回去了加拿大。
而今,終於在飛了半個地球回來之後,還能跟那位兩年來不斷的浪跡天涯的工頭湊上時間,大家又全部聚在一起,而且還是在和幸這個老地方,一起吃頓飯,喝個小酒。

昨晚,看到工頭第一個來赴約,我當時很激動的說,「吾友,咱們又能好好坐下來喝一杯真好!」然後,我倆舉杯乾了。
一切盡在不言中。

然後,大家陸陸續續的來到,氣氛越來越熱鬧,小小的和幸被我們這群人搞到快翻天了~ 其他的客人好像都被我們嚇跑了 XD

快九點的時候,打打大師(對啦,就是那個身騎白馬的打打)打電話來問:「你們還在吃嘛!?」當時,原本喝得開始有點嗨的我,酒退了一半。不會吧!?打打真的要來!?這是詐騙電話對吧!?

說真的,跟打打大師在此之前都只有在網路上聊過而已。真正比較有聊到的還不就是為了那個「藍藍路」。而且,我得自爆一下,其實,我因為沒有打打大師的電話,然後這幾天他老大又忙到網路上完全沒找到人。直到昨天早上我才在 twitter 上看到他的留話,那時候才 DM 約他。一整個就是我很不把打打大師的時間當時間看 XD

沒想到打打這麼回了,

WhiteMotor 幹!約的這麼突然!我看今晚之前能不能把XX的歌做完,她急的差不多快哭了。先跟我說時間地點吧(和幸是啥?)

看到這個回覆,我真的快要措賽了~ 我不會真的這麼有面子吧!?是說,最近拍的照片,我的臉好像又變大了 XD

昨晚六點多的時候,打打大師說還有些東西要忙,所以可能來不了了。雖然,有那麼點小小的失望,不過,我完全可以理解,畢竟我這個死白痴,當天早上才跟人家約的說。

只是,最後這一通電話真的讓我有點嚇到。

當我跑出和幸去接打打大師進來的時候,阿打見面的第一個動作竟然是給我一個擁抱。靠!別看我這麼大隻的身材,我當時真有點受寵若驚的被嚇到。不過就是聊過幾句話的「網友」而已,卻是好像幾十年沒見的兄弟一樣。

然後,當晚之後的事情。。。
只有一句話可以完全說明我的心情「幹!有這些朋友真幸福!」

隱藏版和幸團經典語錄:
那那:「今年喝最多啤酒的一天,跟居酒屋老闆說,「好有暑假的感覺啊」」(摩:我是穿得很夏天啊!)
凱洛:我只要對著\阿打大喊”酒不能停酒不能停阿!!!”阿打就會脫了。(茶)(←我是真的整晚都喝茶XD)(摩:娘娘不喝酒的人,也豁出去喝了兩口泡盛。真是太令人感動了~)
小恩:「一個肚子快爆的人還能跟到才幸福吧!」(摩:只是快要爆而已喔!)
阿西摩說:兩年之後,能跟工頭這樣,坐下來喝一杯,享受美食。我說真的,朋友一場,就是這種感覺!
小恩:@leona0909 那那姐姐你今天太火辣了,我都不知道要看哪了!(摩:孩子,超可愛人妻 Power 是非常有衝擊力的!)

最後,我要說:

朋友們!大家好好的給我活下去!隱藏版和幸團要一直玩下去!

註:
為甚麼我一整個有好像過生日的感覺!?是說,明年的生日,我應該不會在台灣。這算是提早過嘛!? XD

註 2:
昨天和幸老闆看我們這麼嗨,也完全的嗨了。

特感謝無敵小恩全程攝影紀錄!

5 Comments

  1. 既然我昨天是第一個到,那這會兒我也第一個報到好了。。。

    說真的我也很久沒這樣喝了(應酬不算)

    開心就好。

  2. 咦,不過仔細想想,其實我到的時候,那那也在了。。。

  3. 那那好像跟你差不多時間到~ 我剛好那時候在給法蘭弟妹報路~ 所以一整個很混亂~ XD

    對啊,翻了翻 2006 年 10 月那次的和幸,好像沒有工頭~ 記得你好像剛好去帶團~

    另外:昨天自己推的紀錄一下~
    「對我來說,吾友,工頭堅就是工頭堅!你們要怎樣喊,那是你們的事情!工頭堅就是工頭堅」

  4. 我是僅次於阿西摩與法蘭之後最早到的啦
    因為怕和幸客人太多位子被取消 XD

    阿西摩雖然常講冷笑話
    有時又白目
    不過真的是很”兄弟氣”的好朋友哩

    這次阿西摩回台灣總算有好好和你聚餐一下的感覺啦(連Hiro先生都出席了)
    看看有沒有機會趁你回去之前來我家吃個餃子
    好了

  5. 感動的是連我也被抽到隱藏版
    我也要哭了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