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1990~1991年間,阿西摩擁有了第一台電腦跟魔電(Modem)之後,就開始接觸網路了。先後經歷了 BBS,學術網路,internet,網路已經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了。我的資訊來源,與朋友的聯絡很多都是靠 internet 來完成。

十幾年的網路發展,modem 從 2400bps -> 9600bps ->1.44kbps ->28.8kbp -> 56kbps ->變成 DSL, Cable, ADSL,甚至現在的 FTTB。。。網路的速度非快的成長,網路也從原本的文字介面的 BBS 變成了 討論版,從醜不拉機 Green and Black 文字時代變成了七彩絢麗的 php Board,從 BBS 變成了 Web 1.0 ,然後現在的 Web 2.0 網站。

十幾年了,

阿西摩還依稀記得,當年剛開始玩電腦的時候,族群比較單純。畢竟,在那個年代,電腦對一般人來說不過是個奢侈品,Geek 的玩具,學生的工具而已。或許,因為如此,當年出現在 site 上面的人都還算容易親近。阿西摩記得,當年除了駭客之間的對抗外,還蠻少碰到一些爭吵不休的狀況。不過,這也很有可能是因為當年的網路不普及,大家的參與不像現在這樣的熱絡,所以,就算在網路上發生了爭論,通常都很快的不了了之收場。而且,所謂的網路犯罪事件,不過就是駭客入侵,偷偷資料,惡劣一點的就破壞系統,只是,這種攻擊性的駭客入侵,絕大多數還是單純好玩罷了,真正有心惡搞的還是少數。至少,在當年,我所知道的世界是如此的。。。或許,我真的很孤陋寡聞吧~

然而,自從網路不在是奢侈品,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接觸網路,我們的生活越來越跟網路脫離不了關係,人性的險惡也在不知不覺中入侵了網路世界。越來越多從網路衍生出來的犯罪問題,我們可以不斷的看到新聞報導上出現,什麼網友相約出遊,結果變成劫財劫色甚至要人命的事件; 也有網路經濟犯罪,比方說,拍賣網站詐騙啦,截標啦等等的事情; 還有散播謠言,恐嚇勒索的 black mail 或偷拍等等的事情。這些都是十幾年前阿西摩玩網路時,在當年很難以想像著問題。網路,把人們的距離拉近了,卻也同時讓犯罪變得容易了。

最近,阿西摩還發現,其實,原本很小的一件事情,可能因為網路效應的發作,而變成社會新聞。原本,單純的理念不同,卻會因為網路上的炒作,而變成了族群的完全分裂。更恐怖的是,這種效應,還會有傳染力,從一個網站,散播到另外一個; 再這邊吵一吵,又跑去另外一個網站另闢戰場等等。這種族群活動,不僅是完全的將人性最原始的一面喚醒以外,甚至,更讓人性最醜陋的一面完全表現出來。

可以看到網路上,人們因為信念不同,而產生意見分歧,甚至爭執的狀況。而絕大多數,包括阿西摩自己都會在不知不覺中想要去改變對方的想法,甚至,到了想要給對方洗腦的地步。然而,大家都忘了,其實,這不過就是意見不同,大家互相討論,多一點包容,多一點尊重不就好了。道不同,不相謀,大家互敬三分,多聽聽其他的聲音,多看看別人怎麼想,怎麼說。只是,這些說的容易,做得很難。

而在網路空間當中,群體效益更是明顯。人們會盲目的推崇,有了認同感,是非對錯卻變得不重要了。
怎麼說呢,常常會看到有人這樣說:「因為很多人說誰誰誰有問題,所以那個人一定有問題!」或是類似的話語,又或者是某個有點號召力的人物,一句話否定一件事情,跟著就會有一堆人跟著否定這件事情。什麼是對?什麼是錯?這些都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的認知有一群人跟我一樣,那怕是錯誤的,只要有人跟我一樣,那其他的都不重要了。其實,這跟咱們現下的社會問題,有異曲同工之妙。人們會因為喜歡的偶像買了某個牌子的衣服,而跟著買某的牌子的衣服; 廣告代言人所代言的商品,也會吸引了喜歡這些代言人的群眾們而達到廣告效益。在開始了解這東西到底合不合用之前,大概都已經被先入為主的觀念給鎖定了。

人們的行為模式從現實生活中,轉移到網路空間。網路不過就是一面人性的鏡子罷了,說得更徹底一點,網路是人性的照妖鏡,這話聽來聳動,甚至會讓人感到不舒服。但是,這卻是 bloody truth…

說了這一堆,其實,我也不知道該怎麼的完完整整的把心裡這一陣子來的感觸寫出來。經歷了 15年的網路世界,也當了 15年的宅男,我有好多的想法,有好多的感觸,只是,我所經歷的,我所看到的,我所感受到的不知道又能有多少人有這樣的感觸。或許,真的只有自己走一遭,才能完全體會到我想要說的事情吧。。。

我不知道未來的十年,網路會變成怎樣,我也不太想去預測什麼。。。不過,我唯一能夠確定的是,人類文明的問題,只會在網路世界中不斷的上演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