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次跑 The Ridge 是八月份的事情了,當時,最快的單圈在 2:06 左右。回到加拿大之後,一直在研究自己的影片,看到自己犯了很多錯誤,還有很多地方可以改進。原本,以為今年大概就如此了。但是,那種心情真的很難受,想想,有機會我想再去突破。十月份,剛好 Turn 2 Lapping 有一個慈善活動,當天所有的參賽費用全數捐出給癌症基金會,加上身邊有幾位好朋友要一起去。我這個人,就是那種很容易被煽動的白痴,就這樣冒著被老婆殺頭(是,一定會被老婆砍的)的危險,我還是去了。

Mmmm... And we gonna do track day like this!? FUN
當天,天氣實在不理想,一大早霧氣濃厚,那時還在想,這下好了,我想做時間是不太有可能了。

更悲哀的是,第一圈出去才跑三個彎,我就甩了360。當下馬上跑回 pit 去把後輪懸掛調軟兩格。讓車子比較轉向不足一點,看看回不會比較好。
自己甩了個圈之後,其實心情很複雜,違背著老婆的意思來跑了,竟然幹這種蠢事。開跑沒多久,同組就在賽道上出事情了,其中一個還是自己的朋友。人都沒事,就車子被撞壞了。另外一台E92 M3 更是整個車頭報銷,氣囊全數炸開。後來想想,既然天氣這麼遭,我也做不出什麼好時間,那不如就當做練習跑好了。既然來了,就放鬆點去玩吧。整個早上,我頂多只能做到跟上次跑賽道一樣的時間,2:06, 2:07 左右。輪胎一直給我很不安定的感覺,尤其高速彎就一整個很不扎實的感覺。心裡想著,唉~ 我大概就是個 2:06 的料了。。。

吃過中餐之後,我開始檢查自己車子的狀況,這才發現,哇!么壽,我的暖胎溫竟然高達 42psi!馬上開始放胎壓,放到前輪 35psi 後輪一口氣放掉 30psi。這一調整之後,再下去跑,或許是濃霧開始散去,地上的水氣也沒了,賽道開始乾了,也或者是車子的設定對了,加上吃飽了也小瞇了一下,精神狀況比較好,時間開始有所進步,我可以很輕鬆的 pacing 在2:06 左右。

當我在 FB 上拋出我甩了出去的訊息,在溫哥華的車友們,紛紛來吐槽一下,有幾位好朋友直接吐槽兼指導的方式說:「油門給他催下去,尤其 Turn 3, 4, 5 那邊不要放!一直全開下去就對了!」。這幾位吐槽的都是開前驅車的高手,他們這樣的指點下,我就跟著照辦就對了。卵蛋夾著,油門一拜,衝啊!就這樣的,我開始看到 2:05, 甚至,2:04。哇!不會吧!有沒有這麼神奇!?前一天晚上,我還在跟朋友豪洨說:「我要一口氣刷三秒!」這下,真的有可能了耶!真是祖上有庇佑!也或許是前面那台 Porsche Carrera 4S 激發了我的潛力,又或者是後面那台 Ford Mustang Boss 308 給我的壓力(老實說,我心裡一直不想讓他過,因為我知道我彎中可以跑贏他!就是直線被欺負假的)總之,內心的小宇宙爆發了!


我做出了 2:03.70!喔耶!

總算突破自己的關卡!我心目中的車神,Ayrton Senna 說得很對!

“On a given day, a given circumstance, you think you have a limit. And you then go for this limit and you touch this limit, and you think, ‘Okay, this is the limit’. And so you touch this limit, something happens and you suddenly can go a little bit further. With your mind power, your determination, your instinct, and the experience as well, you can fly very high.”

― Ayrton Senna

突破了 2:06 的魔咒之後,最後一個 session 的時候,我可以很輕鬆的做到 2:04, 而且在一次突破 2:03。如果,那時沒有碰到一些塞車或者需要讓路的狀況,我可以很確定我應該可以做到 2:02。無論如何,至少現在 2:03 不是問題了,至於還有多少進步空間,或許,明年再來過吧!?或許,我永遠都不會知道。但是,此刻,我可以拍拍自己,對自己說:「You set a goal and you accomplished it! Well done!」